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一寸相思一寸灰  >  

怎么可以

第2章  怎么可以

陆子谦冰冷的话语狠狠的贯穿了潘可雅的心脏,鲜血上涌,从嘴角溢出,她疯了一样的挣扎起来,陆子谦!你放开我!

她守了他十二年,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凉意从身后开始蔓延,潘可雅被陆子谦狠狠的压在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卸掉了她最后一层遮羞布,狠狠的刺了进去。

没有犹豫,没有怜惜,有的只是含着怒意的横冲直撞。

剧痛迅速的从身下席卷,合着十根手指传来的痛楚,一阵又一阵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炽热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声又一声的惊叹嬉笑拐着弯的往她的耳朵眼里钻,潘可雅死死的咬着牙,屈辱的眼泪却不受抑制的从眼角淌了下来。

那是痛的,身上痛,心里更痛。

陆子谦见了这眼泪,心中突然一阵悸动,下一刻却更加用力的挺进,竭尽全力的在她的身体里冲杀着,嘴角挂着大巨大的冷笑,怎么?这就怕了?果然是天生媚骨,竟然能迷的住本将军一瞬,怪不得你拼了命的要取代婉儿,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潘可雅咬着牙没有睁眼,他的一字一句都像是小刀在她的心上凌迟,十二年来的一幕幕像是云雾一般的在眼前迅速消散,鲜血开始在眼前蔓延。

这是报应么?

她做错了许多事,守着她不该接近的人,所以老天爷看不惯她,想让她尝尝这般羞辱与痛苦的滋味,是么?

将军,这潘小姐当真是魅惑人心,待将军事了,下官可能分一杯羹?

阴测测的声音拐着弯钻进了潘可雅的耳朵,她惊恐的睁眼,拼尽了全力想要看清楚那模糊不堪的人影,嘴巴张的老大,却噗的一声吐了口鲜血,眼前黑色便如同潮水一般蔓延上来……

陆子谦从身下了无生气的女人身体中抽离,犹豫了一瞬,将外衣褪下盖了上去。随即他面无表情的扫视着四周,最后定格在侍卫身上,今天晚上,你们眼都瞎了,要是有看见什么的,别怪本将军无情。

那侍卫猛地一个激灵,当即跪下求饶。陆子谦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将军,潘小姐要如何处置。

陆子谦脚步一顿,叫御医来。

……

子谦哥哥,子谦哥哥,你快来呀!

潘可雅听见了自己仿佛少女时的银铃笑声,然而脚下一划,她突然失去了平衡,那模糊的视野里少年的身影却愈发清晰,她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焦灼。

小心!

少年突然一个前扑,拼着自己掉下水也要抓住她的手,似乎那就是他最在乎的东西。

然而还是晚了,冰冷的水漫过了头颈,潘可雅在一片寒意中剧烈的挣扎着,眼前那少年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哗啦啦!

潘可雅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冰凉的空气,头发上的水珠断了线一般往下滴,还没落到地上便结成了霜。

她想要抓住水缸的边缘支撑身体,却被猛地一推,脚下一软。

原来眼前的身影不是那个少年,而是一个裹着雪白狐裘、坐在椅子上就显得尊贵无双的老妇人。

那是陆子谦的母亲,陆老夫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