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一寸相思一寸灰  >  

满眼都是厌恶

第3章  满眼都是厌恶

陆老夫人画着一副艳丽的妆,看向潘可雅的眉眼间尽是厌恶,她挥了挥手,那个阴测测的侍卫便关门退了出去守着。

她伸出染着精致的瑰红的手指,狠狠的捏住了潘可雅的下巴,满意的见到了潘可雅眼中闪过的一丝痛楚。

就知道你在装睡,入了我陆家的门,怎地第一天还蒙头大睡不知道来给我请安?

陆老夫人不可能不知道昨日陆子谦做了什么,现在却这样质问自己,潘可雅只觉得心中一片苦涩。

她浑身酸软,咬着牙从水缸边撑起了身子,颤颤巍巍的想要做个万福,冷不丁腿上却被陆老夫人踹了一脚,一个踉跄便跌落在了地上,沾了一身的灰。

原来这里竟然是肮脏的柴房,自己昨日就是这样被孤零零的丢弃在这里的么?

一抽一抽的痛从心底传来,伤口进了水又沾了灰,潘可雅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眼前还是一片模糊,若不是没有力气,她真的想要站起来质问,可雅自问没有得罪过母亲……

哗啦!

一盆水当头泼下,陆老夫人嫌弃的擦擦手,你有什么资格叫我母亲?

就凭你商贾之家女儿的身份?你难道不知我们将军少年立功,正是四面树敌之际,这时候你嫁进来,怕不是受了谁的授意要害将军?你可知将军为了你昨夜里闹出来的事情,现在已经被陛下叫入宫中了?!

陆老夫人的语气突然间凌厉起来,潘可雅浑身僵硬,脸色惨白,可雅知道此事不该,可是这是将军他自己……

你想说是将军跑到你们潘家强取豪夺?

陆老夫人眼睛一瞪,将军就算去了,看上的也不是你,你巴巴的使手段嫁进来难道还以为将军记得他救过你?

你,你知道?

潘可雅长大了嘴巴,紧接着便被陆老夫人一脚踹在了胸口。

将军根本不记得你,你这女人心心念念在老妇边上晃荡了十二年,怎么就没有点自知之明?何苦恶心将军?你不觉得贱,将军还觉得!

潘可雅浑身颤抖着,陆老夫人的话重重的穿透她的胸口。

陆子谦不记得她!

他还觉得她贱!

潘可雅的眼底划过一丝灰败,头终于低了下来,陆老夫人却眼睛一眯,伸手就抽出了她头上别着的那枚已经被摩挲得圆润无比的玉簪。

这簪子乃是陆家传家之宝,将军当年无知随手乱丢,竟然被你捡了去,今日老妇我就拿回来。

不!不可以!

那可是他唯一留给她的东西啊!

潘可雅的身体里蓦然间迸发出了力气,伸手去夺,外面候着的侍卫却两步闯了进来,一脚就将她踹开。

陆老夫人只是手上被潘可雅搭了一下,一点儿油皮也没有伤着,这时候却涕泪齐下的嚎了起来,老身不过是想要求求你将你亲妹妹放出来,你竟然想要杀了老身!

重重的跌在地上的潘可雅愣了愣,突然间看向了柴房门口,浑身煞气的陆子谦迈步进门,抬手就是一个巴掌,重重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