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狂梦之主  >  

碎梦人

第2章  碎梦人

“是谁?”按下门铃后,可视门铃的传声器中传来略微有些失真的声音。

孟渊退后一步,特意让里面的人看到自己的模样:“你好,我是李君鹏的老师,李君鹏今天没有来上学,他在家吗?”

“他今天一早就出门了。”声音传出来。

“奇怪,他没有到学校,我联系过他妈妈,他妈妈说自己在外地出差,家里除了李君鹏之外,就只有每天傍晚才会过来做饭洗衣的家政保姆。”孟渊皱着眉头,“你是谁?”

“我……”

没等里面的人作答,孟渊立刻说道:“立刻开门!否则我就报警了!”

活脱脱一个为学生安危担心的好老师。

里面的人说道:“我不是坏人——我是李君鹏的妹妹。”

“他妈妈可没有在电话里面说过家里有一个妹妹。”孟渊摇摇头,退后两步,表现出已经不打算进门的样子,伸手在衣兜里面摸着。

“等等!”

门被打开,露出一张漂亮的面孔,一个脸色略显苍白的美少女叫住孟渊。

“嗯?”孟渊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表情,打量着这个和李君鹏差不多大的少女。

这个年纪,这个长相,不像是坏人啊。

大致表现出这么一个心理活动后,孟渊身子松弛下来:“你是……李君鹏这小子在早恋?”

“不对,这不是早恋了!”

孟渊双眼顿时散发出凌厉的目光,名为“教师威严”的气息显露无疑,他直接走进房子,大声喊道,“李君鹏!我们需要好好谈一下。”

看到眼前的老师“误会大了”,那位美少女有些焦急地关门,转身就要解释什么。

只是刚刚转身,她的视线中就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扣动扳机,只有一声极为轻微的枪响,子弹贴着少女的脸颊飞过,留下灼热的刺痛感。

“别害怕,我不是什么坏人。”枪口重新对准少女的额头,孟渊一本正经道,“但你像是一个坏人,我比较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聊一聊吗?”

少女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害怕情绪,她只是紧张地抿了抿嘴唇:“你是谁?”

“我说的聊一聊,是指我问你答。”孟渊笑了一下。

接下来的半小时,两人进行了不是很愉快,外加少女并不配合的交谈。

不过没有关系,从她透露的只言片语,再加上事前得到的信息以及这两天的观察所得。

孟渊已经可以勾勒出这个真实之梦的情况。

此真实之梦,可以将其理解成一部以李君鹏为主角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中,独母双忙,无妹有房的李君鹏,原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甚至在学校被一伙校园恶霸欺负的苦逼“微胖”少年。

突然有一天,他的家里出现了一个虚弱、并且失忆的美少女。

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基本算作独居的李君鹏毫不犹豫地收留了这位失忆且虚弱的少女——和少女长得十分好看没有半点关系。

两人开始了非常纯洁的合租生活,在这段时间中,少女逐渐对李君鹏敞开心扉,李君鹏还给少女起了一个新的名字“白”。

白恢复一点点记忆,确定自己灵能者的特殊身份,同时开始着手将李君鹏培养成灵能者。

故事发展刚好和最近比较火的动画很相似,嗯,李君鹏在昏迷前,就痴迷此动画。这一点孟渊进来之前就已经清楚了。

不过动画中的少女不是真正的灵能者。

何为灵能者?

在这个真实之梦中,李君鹏将灵能者当做了一种战斗职业,可以进行修炼的体系。

类似于游戏中的战士、法师、弓箭手这样的存在,和很多不太了解,或者不愿意相信的普通人一样的认知。

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

真正的灵能者不是如此,灵能者中的“灵能”的含义是“灵魂之能”。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灵能是可以通过锻炼、修炼等方法获得的力量。

和血脉、基因遗传也没有关系。

灵能更像是一种天赋,这股天赋力量难以捉摸,十分“唯心”。尽管灵能者存在了很多年,但到目前为止,依然无法解析所谓的“灵能”为何物,只能勉强得出一个可能与灵魂有关的模糊判断。

而且灵能也没有任何减肥效果,灵能对身体的影响,无比内敛。

不过这并不是说灵能者出生就是灵能者,普通人永远无法成为灵能者。

从概率学角度来说,只要人还活着,成为灵能者就是随机事件。

尽管李君鹏的认知是错误的,但在这个梦境中却是正确的,所以他成功走上了“灵能者”的道路。

他的力气变大,头脑变得清晰聪明,身材也一天比一天好。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继续度过一段时间的日常后,这位失忆少女背后的故事就会浮出水面,影响到李君鹏。

接着彻底改变他的生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这也意味着李君鹏将会永堕此梦,再也不会再醒来。

孟渊的行动目的和方向也非常清晰,简单来说就是和李君鹏对着干,彻底破坏掉他的“美梦”,让他意识到这一切不是他想要的,就此醒来。

在这一过程中,孟渊不能对李君鹏造成致命伤。

一旦李君鹏在梦境中死亡,现实中的他也会一块死亡。

看着眼前被自己五花大绑,无法挣脱的少女,孟渊把手中的黑色手枪收起,一脸严肃:“基本情况,我已经了解了,那你知道错了吗?”

白愣了两下,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出现,用枪指着她的脑袋把她五花大绑后问她错了没。

白大大的眼睛中有着大大的疑惑,到底谁错了啊!

面对白一脸“不是我受伤虚弱还被你绑起来早就跳起来打爆你狗头”的表情,孟渊继续严肃,像是在教育问题学生的班主任:“看来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犯罪。”

“……”

“你在杀人。”孟渊的表情语气正经地一塌糊涂。

那一瞬间,白都有些信了。

“你在说什么?”好在,白很快就回过神来,“如果说我以前杀过——”

作为一个失忆重伤的灵能者,以前杀过人,做出这样的推测很合理。

“不,我是说现在,正在!”孟渊打断白的话,“你正在杀掉李君鹏还有他身边的人,你难道没有意识到吗?”

白皱起眉头:“你是说,我的存在会给他代来危险?你知道我是谁!”倒是很快意识到孟渊在说什么。

“我知道个鬼。”孟渊在心里吐槽,露出“没有我百晓生不知道事情”的笑容,“你是谁,你觉得重要吗?”

“怎么可能不重要?”白反问。

“呵,对你来说的确很重要。”孟渊居高临下盯着白,带着极强的压迫感,“但对李君鹏来说,真的重要吗?果然,哪怕失去了记忆,你骨子里的性格还是没变,自私自利,一匹恶狼披上羊皮依然是一匹恶狼。”

“你已经把李君鹏和他身边的人拉入到地狱中了。”

“可你还在纠结自己到底是谁。”

白脑袋低垂下来,身子在微微颤抖,她很清楚眼前的“神秘人”是什么意思。

她当然知道自己“来历不凡”,也会给李君鹏原本平静的生活带来波澜。

可是,眼前的男子说的却格外严重,似乎她的出现,带来的就只会是死亡,灾难。

只言片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让白心神纷乱。

她以前到底是什么身份,一个危险分子?

半晌,白才抬起头来:“我现在离开的话……”

“太迟了!”孟渊再一次粗暴地打断白的话,“你应该了解李君鹏,如果你突然消失,他肯定会寻找你去了哪里。接着,像是一个没头苍蝇,可怜的小猪仔那样跌入敌人的陷阱中,嗷嗷惨叫着流血而亡,在此之前,还会遭受苦难和折磨。”

“作为一个平平无奇的学生,遭到这种无妄之灾真是可怜啊。”

“想想吧,现在的你,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白低头说道:“不想。”

“很好,那么我们达成了第一个共识——都希望阻止李君鹏和他身边的人堕入深渊。”孟渊说着,解开绑在白左手和椅背上的绳子。

只是在白等着解开其它地方绳子的时候,孟渊却停下问道:“你觉学生应该做什么?”

“什么?”其思维跳跃,让白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想了一下才迟疑说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对。”孟渊一拍手,“作为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才是根本,没事幻想那些有的没的,想要成为灵能者打打杀杀,一点都不和谐。李君鹏现在就是在做一个白日梦,以为梦里金钱、美女、强大的实力,什么都有。”

“你觉得可能吗?”

面对孟渊的疑问,白轻轻摇头,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成为灵能者,从此顺风顺水高歌猛进,不吃苦不受累,一路走上人生巅峰,收获一切,这是白日梦中才会发生的事情。

真实的情况,稍有不慎就会送命,甚至干脆利落的送命都是不幸中的万幸。

重伤且失忆的白是怎么来的?

灵能者的世界,相当危险!

“那么,第二个共识我们也达成了。”孟渊解开白另一只手的绳子,还剩下最后把她双脚绑在椅子上的绳子解开,她就可以恢复自由了。

“最后一个问题。”孟渊居高临下看着白,压迫感十足,“你愿不愿意为了让李君鹏远离危险的深渊,从他幻想的白日梦中解脱而跟我合作?我是说,以我为主,听我吩咐的合作。”

白没有立刻且正面地回答,而是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孟渊笑了一下,“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目的。如果你需要一个称呼的话,你可以称呼我为‘碎梦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