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致我冰封的故乡  >  

人们总是会忘记一些重要的东西

第2章  人们总是会忘记一些重要的东西

茫茫无边的冰雪中。

一个巨大的环形建筑肃穆地耸立着,它是那样的恢宏雄伟,但是即使如此,对比于这片雪原还是显得异常渺小。

几只留着口水的野狗在雪地上奔走而过,它们夹着自己的尾巴,肚子干瘪,四处寻找着食物。可以相信的是,只要是能够下咽的东西,它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撕咬。

它们路过了高耸的墙外,站在一个雪坡上,向着建筑中张望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可以进去的路,才悻悻地跑去了别处。

钢筋和混凝土构筑着这个建筑的外壁,灰黑色的高耸的壁垒上遍布着寒霜。

壁垒的上方是一面由透明的板材和支架构筑而成的半球形温室罩,它覆盖在整片建筑的上空,就像是一面大得惊人的屏障,将整个建筑都遮挡在下面,反射着天空中穿过云层的阳光。

远远的看去,几队穿着厚重的衣服的微小人影,正带着防寒面具和氧气罐站在这像是没有边际的罩子上,拿着工具清理着积雪。

在那罩子下面,是一个城市,透过透明的板材,可以看到那里面林立着的房屋,交错着的街道,还有往来的人群。

这里就是温室,灾后时代属于人类的城镇,也是人类最后的避难所。

街道不算熙攘,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没有人喜欢长时间的待在屋子外面,这个年代,只有屋子里才会让人难得的有一点安全感。

这里是西部第三号温室,在西部第一号温室资源枯竭之后,这里容纳里大量的难民,这使得原本就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日子又过得艰难了许多。

柳原抵达这里的时候,守卫看她的眼神并不好,显然是把她当做了一个又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难民。所幸,或许是出于人道主义,守卫至少没有将她驱赶出去,只是给了她一张临时的出入证,就把她赶进了城里。

在温室大门边寄托好了自己的雪地摩托,柳原准备先去找点吃的,虽然她死不了,但是饿着肚子还是一件挺难受的事。

但是她翻遍了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甚至往自己贫瘠的胸口里摸了摸都没有找出什么能够交换食物的东西。

是的,这个时代的人们又恢复到了最原始的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因为政府的崩溃,和温室之间特殊的关系,这种交易模式就在不经意之间又成为了人们互通有无的主要手段。

柳原的身上有什么呢,几乎什么都没有。一件棕色的大衣,一件长袖衬衫,一件背心,一条脱线的长裤,一双破破烂烂的户外靴,一把改装过的老款科伯特左轮手枪,两发子弹,还有一把满是缺口的小刀。

除去那辆雪地摩托车上的东西,这些大概就是她的全部家当了。

当然,柳原的身上也不是一点奢侈品都没有,在她裤子左边的口袋里,有一包还没有拆封过的香烟。这是她在雪原里的废墟中捡到的,要知道在这个年代,香烟那都是上等人才可以享受的东西。

这东西的价值不菲,不过柳原可不打算拿它来交换食物,她还想着自己可以将之留下来慢慢享受呢。相比于这种精神上的麻醉,一两顿饭反而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吃饭也是一件要紧的大事,腹中空空无疑会让柳原更加绝望,这可能会让她忍不住在半路上就先给自己的脑子里喂一颗子弹。

嗯,自从发现了自己不会死之后,柳原确实因此有了许多奇怪的癖好,有些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变态,但是她自己基本没有什么自觉就是了。

为了弄到些吃的,柳原从温室小巷的垃圾桶里翻出一块锈铁板,并用小刀在上面一刀一刀的捅出了一行字。

“受理事务委托。”

然后,她就拿着这块铁板坐在了路边。

显然她想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来获取一些食物,事实上从事类似工作的人在各个温室也并不少见。

他们通常被人叫做受雇人员,负责帮人处理一些闲杂琐事,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有的时候这些人甚至会帮人去温室的外面办事,不过这样的工作一般收费都不会便宜就是了。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要去温室的外面,那可是要拼上性命的。除了各大温室的商队、护卫队和探索队之外,很少有人会愿意主动离开温室。

然而相比于正式的受雇人员,柳原有一个很严重的缺点,那就是她没有可靠第三方的担保。这使得她很有可能在这坐上一天都接不到什么委托。不过她要的也不多不是吗,不过就是一两顿饱饭而已。

廉价的劳动力,总会有人喜欢的。凭着以往的经验,柳原坚信着这一点。

一直等到了半夜,直到柳原身边的路灯开始闪烁,渐渐亮起了灯光的时候,都还没有一个人上来询问柳原半点关于委托的事情。

柳原倒也并不着急,她既不向路人推荐自己,也不到处叫喊,只是安静地坐着,靠在路灯的旁边,耷拉着自己的眼睛,像是在打着瞌睡。

她的脖颈倾斜着,身子摇摇欲坠,任由着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身上,照着几只蝇虫在她的身边盘旋。

应该是她的口水就快要流到肩上的时候,一个声音终于出现,打断了她将要降临的美梦。

“那个。”

她的面前传来一个很干净的声音,为什么说是干净呢,因为这个声音第一时间让人想到的就是这一个词。

“嗯!?”

柳原瞬间惊醒,擦了擦自己的嘴巴,茫然地抬起了头来,

她看向了身前的路面,路灯的灯光下正站着一个女孩,白色的短发在黄色的光照中显得很明显,她的皮肤也很白,可惜是并不是那种白嫩的美白,而是一种病弱的苍白。

天气很冷,或许是感冒了,她的鼻子有一些发红,身上穿着一件灰黑的毛衣,毛衣上有几个破洞,露着里面的皮肤。

这女孩的身材很瘦小,手掌半缩在衣袖里。就和她的声音一样,这个是一个看起来很干净的女孩,即使她的穿着破旧,但也足以让人觉得洁白。

女孩的手中拿着一个信封,在傍晚行人已经稀少的街道上,路灯也有些零星,她的眼睛中带着一些微光,看着柳原问道。

“我可以委托你一件事吗?”

“当然。”作为难得的开张生意,柳原自然是准备认真对待的,她下意识地坐直了自己的身子,却不小心将头撞在了还抱着的路灯上。

“当!”

“唔。”一声清脆的声响之后,紧接着就是一声无奈的闷哼。

柳原捂着自己发红的额头,自认倒霉地看了女孩一眼,接着说道。

“显然,我就是做这一类事情的人,小姐,有什么事情,你请说就是。”

······

“所以。”随着布料摩挲的声音,柳原盘坐了在路灯下,看着面前的女孩,挑起了自己的一只眉头说道。

“你想让我带你去送一封信?”

“是。”女孩似乎有些不善言辞,拿着信封点了点头。

“路上要穿过一片冰原?”

“是。”女孩的头又低下了一些,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胆怯。

“你用什么当做报酬?”柳原没有多问什么理由和原因,只是相当现实地问了一句。

毕竟这女孩的样子,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位有钱委托人。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半响,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来,展示出了一个装着肉干的袋子。

她的声音很轻,怯怯地问道。

“半袋肉干,可以吗?”

柳原的目光落在了女孩的手上,过了一会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说道。

“你觉得可以吗?”

虽然她收费很低,但是一趟冰原业务,半袋肉干,显然还是太少了一点。

女孩抿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她明白这不够。

就算是最便宜的委托,要出温室的话,那起码也需要一份珍稀金属,亦或者是足以够一个人一个月使用的营养剂。

这些都是那些正规的受雇人员告诉她的,女孩没有珍惜金属,更是从来没有见过什么营养剂,听说那是用珍贵的水果和植物研磨而成的东西,下层的人根本接触不到。

所以,她才找到了柳原。

女孩眼睛微微发红,应该是犹豫了很久,她咬了咬牙,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小盒东西,弯下腰,同信封和肉干一起,递给了柳原。

她的声音更轻了一些。

“我只有这些了,请带我去西部第四号温室吧,拜托了。”

柳原低头看了过去,发现那多出来的东西是一个表盒,里面正放着一只银白色的怀表。

柳原将怀表拿了起来,用手掂了掂,又用手指摸索了一下。

嗯,不是银的,更像是,不锈钢?

这可还不算是什么珍惜金属,去冰原里的那几个大废墟里多翻翻,就能翻到许多。

不过,柳原随手打开了表盘,看着上面还在走动着的时间。

时间吗·····

自从她再一次醒来之后,她就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过时间这个概念了。

不只是她,这个时代的人们,也很少会有人去在乎时间。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是抱着明天或许就是末日的心态活着的,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就很少会有人在乎眼下的时间

是几点了。

倒不如说,人们害怕时间,害怕知道时间正在流逝,害怕知道末日终将步至。

他们宁可忘记这些,也好方便他们更加麻木的活着。

柳原看着手中的怀表出神了片刻,随后怀表里的一张照片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是一个小女孩,和一个极为年轻的少女。

女孩低着头,她像是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甚至想好了,或许还会被责骂羞辱一番,就和之前的几次一样。

“啪。”这时,柳原却合上了怀表。

“四号温室是吗?”

她这样问道。

女孩脸上的神情一愣,随后,她的眼中带着难以言明的光彩,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来。

“你这是答应我了吗?”

“嗯。”柳原淡淡地应了一声,路灯下,她的模样可谓狼狈,相比于女孩,她或许更像是一个自顾不暇的人。

但是她还是答应了女孩的要求,并向着对方看了一眼,然后,她就在不经意间也愣在了那里。

因为她在这个女孩的眼中看到了一种东西,一种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再看到过的东西,一种本来不应该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她已经快要忘了这种东西的样子了。

可是这时,她却再一次看到了它。

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轻轻地捏住了她那颗早已经不再跳动的心脏,让她死寂的眼神都有了一丝波动。

这种东西,好像叫做希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