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致我冰封的故乡  >  

有些话总是当面难以开口

第3章  有些话总是当面难以开口

其实柳原之所以会答应女孩的委托,也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原因,那就是西部第四号温室正好就在西部第三号温室的东边。

柳原本来就要往东边去,中途落脚休息也必定会路过第四号温室,所以答应女孩的委托,也算是顺路赚点外快了。

“那么,可以告诉我你想要把信送给谁吗?”

既然已经是客人了,柳原重新看向了女孩,尽量让自己死气沉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还算善意的神情说道。

那是一个很浅的笑容,不得不说,柳原确实是一个很适合笑的人。只是一个简单的微笑,就让她那看起来不免有些凶恶的脸庞显得柔和了不少。

再加上她本身就异常英俊的五官,即使灰头土脸,但女孩看着她的样子,还是下意识的脸红了一下。

“送,送给我的姐姐艾莉丝。”

女孩结结巴巴地说的,一如方才,分不出是羞涩还是胆怯。

艾莉丝,还真是一个大众化的名字。

并不礼貌地在心中念叨了一句,柳原也在愣神之间发现了一些问题。

“你既然要跟我一起去,那有什么话你不能自己当面对她说吗,为什么非要写一封信?”

不是很能够理解的如此问道,柳原用手支住了自己的脖子,模样显得更加慵懒了一些。

她看着女孩的眼睛,就和女孩一样,那是一双很是干净的眼睛,很少见,因为如今人们的眼睛大多昏暗无神。

“这个。”女孩抓着自己手中的信,抿了抿自己的嘴唇,低着头说道。

“有些话,是不能直接说的。”

“哦,这样。”柳原大概可以理解女孩的意思,因为她也在写一封信,给她的故乡。

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些话是当面难以开口的。

否则,大概会很羞耻。

或许应该值得庆幸,即使是陷入了绝望之中,柳原依旧明白羞耻心的重要性。

“那么,我会把你安全送到第四号温室的。”该是轻出了一口气,柳原对着女孩伸出了一只手来。

女孩先是呆呆地看了柳原一会儿,随后露出了一个灿烂得像是能够将一切照亮的笑容。

“嗯!”

她重重地应了一声,将手握在了柳原的手上。

柳原的手冰冷无比,但是一时间,女孩却没有察觉到它的异常。

“行了,走吧。”

放开了女孩,起身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灰尘,柳原一边活动着自己的脖子,一边对着女孩招了招手说道。

她的身材虽然很贫瘠但是她的身高却不矮,足有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已经比这个时代寻常男子的身高还要高些了。

“好,好的!”

女孩连忙跟上了她。

生锈的铁板被丢在了地上,交谈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想要去第四号温室不能急于一时,在那之前那我们还需要一点准备,所以现在你要和我一起先去采买物资,那样我们明天早上才能出发,明白吗······”

“明白。”

空旷的街道上,穿着深棕色大衣的高挑女人走在前面,有着银白色头发的女孩跟在她的身后。

可能是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吧,路旁的路灯偶尔会闪烁一下。

柳原将两手插在口袋里,懒散地走着,应该是走了一会儿,她又突然对着女孩问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有些跟不上柳原的脚步,所以只能时不时地小跑几步。

“艾尔。”她微微有些喘气地回答道。

果然吗,这个名字听起来更加大众化。

忍不住地又在心里念叨了一句,柳原便没有再说什么。

反而是艾尔接着向她问道:“你呢,你叫什么?”

“我······”柳原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出声说道:“柳原。”

“柳原。”艾尔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仰起了头来天真地说道。

“这个名字很奇怪。”

“是。”柳原并没有在意艾尔说辞,反而是承认了下来,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她的名字确实有些特别。

可能是注意到了艾尔的吃力,她放慢了一些脚步,接着抬起了自己的眼睛,看向了温室上的圆顶说道。

“因为,我是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流浪过来的······”

圆顶下,温室里的钢铁交错。

而圆顶外,是灾后不变的飞雪。

······

艾尔觉得柳原是一个很可靠的人,至少在柳原以采买物资为借口带着她走进了一家街角的酒馆之前,她还一直是这样觉得的。

可等柳原用一半的肉干换了一杯可以续一晚上的垃圾酒之后,艾尔发现自己错了。她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一个孩子的天真,这让她有一种自己被骗了的惶恐。

看着柳原坐在吧台边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那带着腥臭的酒水,艾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站在原地急红了眼睛。

垃圾酒,这可以说是灾难之后,平民阶层仅存的几种精神享受之一了。作为温室中最为廉价为也最为常见的酒水,它的原材料并不珍惜,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多见。在冰原,甚至在温室的许多地方都可以见到。

那是一种叫做垃圾草的东西,以地下掩埋或者还未掩埋的尸体作为养料而生长的植物。也不知道是谁发现了它可以酿酒,这种垃圾一样的野草也终于有了一点作用。

可或许是因为它那特别的生长方式的原因,这种草酿出来的酒水总是会带着一种浓烈的腥臭味。

不过谁会在意呢,在这样的一个年代,还能喝上一杯酒,就已经是一种难得奢侈了,还需要再去思考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空气中带着刺鼻的臭味,这就是垃圾酒特有的味道,甚至有人将之称为其独特的魅力。

酒馆中的环境很破旧,桌椅都是用废弃的金属拼凑而成的,有的甚至看不出是桌椅的样子,只是知道,那上面大概能坐个人。

四周的气氛也显得混乱,酒客有的大声的喧哗,也有的烂醉如泥。

人类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即使是在如今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忘记作乐。

酒吧中的景象和难闻的味道让艾尔忍不住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她看着柳原,像是勉强提起了一些勇气,出声问道。

“这就是你说的采买物资吗?”

“是啊。”柳原一口将手中的垃圾酒喝完,侧过了头来,对着艾尔摇了摇酒杯,像是调笑一样地说道。

“这就是我的血液,要是没有这个东西的话我可活不下去,更不要说什么穿过冰原了。”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一片拿起了剩下的肉干咬了一口。

嗯,有些硬。

“你是不是骗了我。”艾尔红着眼睛,捏起了自己的拳头质问道,可那没有底气的声音却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她知道,没有第三方人士担保的话,柳原是没有任何约束的,就算她不完成委托就直接拿走所有报酬,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可她原本还以为柳原或许会是一个好人,然而事实却告诉她,她很可能错了。

果然,还是一个孩子吗。

“所以以后,你可不要再这样轻易地相信其他人了。”

柳原无奈地将酒杯放在了吧台,一边招来了侍者添酒,一遍又看向了艾尔,思量了一下,摆正了自己的神色说道。

“不过你的运气不错,我并没有骗你,我会带你去第四号温室的,我用我的名字保证。只是在那之前,你可以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毕竟你看,这里可比外面暖和多了。”

看着柳原认真的样子,艾尔沉默了片刻,随后才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移开了自己的眼睛轻声说道。

“希望如此。”

她抽了抽自己的鼻子,此时的她也只能相信柳原了,因为她已经付出了她所有的东西。

她真的很想再见到她的姐姐,为此,她愿意去相信任何的可能,哪怕只是一点渺茫得几乎看不到的希望也好。

没有再与艾尔多说什么,柳原开始坐在吧台边发呆,与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艾尔找到了一张长椅坐下,此时的她就像是一只孤独的小兽,恐惧而又担心着未知。

酒馆的角落里有一个乱石堆,石碓上坐着一个面貌丑陋的男人。

在酒馆嘈杂的声音中,他抱着一只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手风琴缓缓演奏着,并用那低沉的声音唱起了一首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歌谣。

歌声悠扬,像是带着歌唱的人的思绪和忧愁,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唔,我亲爱的故乡,你可还记得我?”

“或许你已不记得了,因为我已经离开了你太久。”

“唔,我亲爱的故乡,你可还记得我?”

“相信我将永远怀念你,在我这早已荒芜的心中。”

······

酒馆里安静了一些,原本还喝着酒的人们莫名的沉默了下来,他们侧过了耳朵,仔细地聆听着这歌声里寄托着的情感。

灾后时代,人们已经少有寄托,这才使得就连一段动人歌声都显得弥足珍贵。

艾尔也舒服地眯起了她的眼睛,坐在长椅上抱住了自己的双腿。

酒馆里确实要比外面温暖许多,而温暖总是会让人变得更加慵懒。

好像所有人都在听着这段歌声。

只有柳原,依旧坐在那里,看着酒杯,发着呆。

温室的外面是雪花纷飞,路边的街道是灯光明灭。

酒馆的门前,门中的光影映照在灰暗的路面上,微光里人影晃动。而那首唱着故乡的歌谣,则是在这夜里轻轻回荡着。

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但大概是在歌声中,艾尔睡了过去。

而柳原呢,她早已不能安睡。

······

一直等到了第二天的早晨,酒馆中的人们才渐渐离开。

几乎已经空无一人的酒馆里,柳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转过了头来看向了艾尔。

此时的女孩正蜷缩在那里,脸颊侧躺在臂弯中,嘴巴微微地张着,闭着眼睛睡得很沉。

那修长的睫毛时不时的会不自觉地颤动一下,看上去就像是梦到了一些什么似的。

柳原站起了身来,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那熟睡的样子等了一会儿,接着俯下了身子,伸出了一只手来在她的脸颊扯了扯。

手感不错。

“呜!”睡梦中的艾尔呜咽了一声,幽幽地转醒了过来。

她迷糊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当看到了身前的柳原时,这女孩应该是受到了一些惊吓。她连忙坐起了身,将自己的身子向后缩了缩,有些慌张地说道。

“怎,怎么了吗?”

柳原的手顿在原处,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挑了挑眉头回答道:“该出发了。”

说完,她又将手伸向了女孩。

艾尔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但是她此时正靠在长椅的椅背上,是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躲了。

她只能看着那只手放在了她的头上,同时紧张地闭起了自己的眼睛。

可柳原并没有做什么,她只是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这个女孩有些杂乱的白色短发,然后就收回了手,直起身子说道。

“走吧。”

艾尔小心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这时,柳原已经从她的身边走过,走向了门外。

她只能看到那一个背影,像是正挡住了门外的光。

艾尔看得呆了呆,因为在她的梦中,她似乎见过这样的景象。

那是一个人,站在一片光芒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