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夫人,请加工资  >  

异世

第4章  异世

待到白芷醒来,周围景象让她惊讶万分。

这里不再是她记忆中的祭祀塔,甚至看不出半点原始森林的影子!

只看身旁一条小溪静静流淌,她所在的岸边是块青翠草地,草地上不知名的小花开的正艳。不远处是片小树林,林子不大,树木不多,偶尔传来几声鸟鸣,清脆婉转。

回头望去,辛夷、竹苓以及诃子都还昏迷在草地上,三个背包散落在边上,有些凌乱。

缓过神来,她赶忙起身去叫醒几人。醒来的三人看着眼前景象皆是不敢相信。

他们这么快就走出了原始森林?不可能,绝不可能,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谁会相信?

白芷坐在地上,不经意地将手垂下,竟突然就摸到一块硬物。低头望去,才发现是那祭祀塔上的水晶头骨。回想起昏睡前的那道白光,突然就颦起了眉头。

“是这东西在搞鬼?”

“它?应该不会吧?一块水晶而已,无论那样子打磨地再精美,终究只是块水晶罢了。”辛夷才不会相信一块破水晶会有如此大的能耐,片刻便能让他们走出森林。那分明是扯淡!

“我的天!”就在几人疑惑之际,诃子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你们快看,我的伤好了!”刚刚还是鲜血淋漓的伤口现在却已经结痂,只要不提重物,一般运动还是可以的。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眼看着诃子自如地转动着肩膀,一群人心中的疑惑更甚,完全接受不了这离奇的现实。

“我不是再做梦吧?”只看辛夷拍了拍双颊,似乎感觉不出什么,直接将脸往白芷凑去:“小芷你快打我。”他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梦。或许他们还在昏迷之中未曾醒来呢?

看辛夷主动讨打,白芷还未伸手呢,诃子却是“啪”地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辛夷的脸上招呼过去。“怎么样?是不是在做梦?”她眉眼紧皱,似乎急切想知道真相。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妮子的眼尾憋着笑意。那分明是故意要赏辛夷这巴掌。

这几天被这小子捉弄地憋屈,她现在总算是可以报仇了。

“娘的!”辛夷吃痛地捂着脸上的指印,差点没破口大骂起来:“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

“我那不是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做梦嘛?若是不下点狠手,你判断失误了怎么办?”诃子说得委屈,那语气中的笑意却是呼之欲出。

见辛夷似乎又要与诃子斗起嘴来,白芷赶忙出声适时阻止。

“好了,现在可不是胡闹的时候。”

辛夷闻言,那叫一个憋屈。挨了这么重的打,好歹也该让他讨回来点不是?老大这分明是偏袒诃子这妮子。

正欲开口辩驳呢,却听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几人警铃大作,赶忙伏低了身子往林子里望去,竟发现一群骑马的黑衣人快速从林子里路过。

待到那群人走远,辛夷这才满脸不屑地开口道:“切,搞什么?拍电影?”

“不对。”只听竹苓的声音传来:“若是拍电影,你可看到了其他的工作人员?”他曾逛过几次剧组,无论是拍什么镜头,演员的周围必定都是一群工作人员围着的。再说了,若真是拍电影,又怎么可能连一部摄像机都没有?什么剧组会穷成这般模样?

“可若不是拍电影,难不成这些还会是真的?他们那些衣服,你觉得像吗?就算是cosplay,大不了穿好衣服化好妆再拍几张照就成,还非得去骑马?”

看辛夷辩驳地头头是道,诃子也赶忙站出来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我倒也觉得不像是拍电影。”

“哦?何以见得?”

“他们身上的杀气不像是装出来的。”

“杀气?”白芷闻言皱了眉。诃子说的不错,就算刚刚离那些人有一段距离,可她依旧是感受出来了他们身上的杀气。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些人——并非善类!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几人想破了脑袋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在这时,林子里再次有了动静。这一次,是一辆载着干柴的牛车缓缓驶来。

“还是我去问问吧。”只看竹苓说着话,整个人突然便站了起来往林子里走去。

“我也去。”辛夷见状本来也想随行,毕竟他倒是挺想亲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才刚将腿曲起来呢,突然便被白芷伸手按了回去。

“我们静观其变。”如今,他们对整个事件一无所知,那赶牛车的人也不知是敌是友。竹苓冒然去了,就算有危险,他们在这里也好及时支援。否则若是真遇到了敌人,大家都去了,不明摆着自投罗网等着被一网打尽?

只看竹苓快速往那牛车靠近:“大爷,请稍等!”

赶车人听见有人喊自己,条件反射便勒住缰绳停了车。回过头来一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这是看到了谪仙?

眼前的男人俊秀如神,浑身透着一股冷冽让人望而生畏。本是细腻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皱纹,两鬓却已斑白。若不是谪仙,这天底下谁能在如此岁数保养地这般年轻?(看到竹苓那满头银发,他自动便认为竹苓已过古稀。虽然有些不解他头发为何如此之短,但还是将他当做了神仙)

思及此,他诚惶诚恐,赶忙翻身下车来到竹苓身前跪拜:“小人无知,若有冲撞,还请仙人恕罪。”

“仙人?”竹苓一愣,随即又似乎明白了什么。借机便装起了神仙:“恕你无罪。”

“多谢仙人大恩。”

“你且起来回答本仙几个问题。”

“小人必定知无不言。”

“你可知这是何处?”

“回仙人的话,此处乃是秋名山。”

“秋名山?”竹苓疑惑,他从未听过这么个山名。随即又继续问道:“那你可知这是哪个省?”

“省?什么是省?仙人恕罪,小人确实不知。”那赶车人闻言满头雾水。省是个什么东西?为何他从未听过?也对,仙人的话高深莫测,他一个凡夫俗子怎么听得懂?思及此也不再多想,只是静待竹苓后面的问题。

“这里到底归谁管辖?”竟然不知道省是什么,这人到底是从哪个山窝窝里钻出来的?

“回仙人的话,秋名山地属望城,归望城府衙管辖。”

“府衙?”听了这人的话,竹苓眼眸微眯,只觉不妙。府衙这个称谓,怕是只在古代才有吧?为了印证心中想法,他继续开口问道:“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时候?”

只看那人抬头望了望天:“约莫午时。”

“我问你今日的日期!”太阳都当头了,他还能不知道现在是午时?

听竹苓突然便加大了音量,那人还以为自己答错了什么,吓得浑身一哆嗦,赶忙缩成一团小心答到:“回仙人的话,今日是天宝四年,三月十七。”

“天宝四年?”竹苓闻言,心中一个咯噔。果然是让他给猜对了,他们现在已然处于另一个时空。

看竹苓不再说话,那赶车人小心翼翼地抬头望着,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仙人一点不如传说中那般让人亲切,他只怕自己什么时候一不小心便会掉了脑袋。

“敢问仙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你先走吧。”

赶车人闻言如蒙大赦,飞快的翻上车,扯着缰绳一声长喝,本是速度极慢的牛车突然就使出了洪荒之力,一溜烟便跑没了影。他实在怕这个吓人的谪仙会突然改变主意。

望着小道上扬起的尘土,竹苓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小芷他们解释,整个事件离奇得让人难以置信,甚至是——荒谬、离谱!

“他说了什么?”看赶车人离开,竹苓往回走来,白芷赶忙开口问道:“我怎么看到他给你下跪了?”按理说竹苓虽腹黑,但是从不会毫无缘由对一个无辜的陌生人施威。这种事情该是发生在辛夷身上才对。实在不符合竹苓的风格。

“他将我当做了神仙。”

“神仙?”几人诧异,回过神来又是无语。这年头,居然还真有人相信世上有神?

“他可说了这是何处?离森林远吗?”

只看竹苓一脸沉重,良久才开口道:“他说这里是秋名山,归望城管辖。他还说今日是天宝四年三月十七。”

“秋名山?望城?天宝四年?”一连串的疑惑让白芷几人头大。这都什么年头了,竟还有人说古代的年号,当真是个奇葩。

“真是,没想到找了个奇葩听了半天的胡言乱语。”诃子显然有些愠怒,“当真是浪费时间。”

“我看倒未必。”只看竹苓微微摇头:“据我的推测,我们应该是到了另一个时空。”

“另一个时空?你莫不是在说笑?穿越这玩意儿不是只在小说中存在?”

“不尽然如此。”只听竹苓继续道:“在相对论中,运动速度与物体的其它性质,如质量,甚至它所在参考系的时间流逝等,密切相关。速度低于(真空中)光速的物体如果要加速达到光速,其质量会增长到无穷大因而需要无穷大的能量,而且它所感受到的时间流逝甚至会停止(如果超过光速则会出现“时间倒流”)。也就是说只要达到足够的条件,时光倒流并无不可。”

“哼……”竹苓话音刚落,辛夷突然便是一声冷哼:“你该知道想要达到相应的条件是如何困难。现实世界中又有哪项研究是在这上面做到突破的?更何况我们当时是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原始森林?”他年纪轻轻便是一个物理学家,这些道理比起竹苓来懂了太多。

竹苓闻言却是不以为意:“现在的人做不到,未来的人也有可能做不到,可这并不代表远古时期的人做不到。”

“你什么意思?”根据进化论的原理,他还不信远古的人会比现在还聪明。

“你可知地球上的两大空白期?古猿生活于1400万一800万年前,南猿生活于400万一190万年前,猿人生活于170万一20万年前。在古猿与南猿之间空缺400万年,南猿与猿人之间空缺20万年。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这两个时期的化石,谁又能断言在那两个空白期的某个时代不曾有未知的文明?”

“空白期?”辛夷一愣,这个他还真不知道。莫不然人类文明史上真的存在神话中的上古时期?

“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并不代表没有,我们虽然不能肯定它们是不是真的存在,但是却也不能否认它们的存在。”

听竹苓这么一说,白芷倒也起了几分相信。毕竟之前那块水晶头骨的打磨技术就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稍作思忖,开口说到:“既然此处为秋名山,我们只需要等到天黑后下山入城镇上一看便知。”纵使竹苓说得头头是道,但其实她也是打心底不愿去相信的。整件事情荒谬地离谱,除非她亲自去证明了,否则——她绝不可能去相信!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