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  

为保命救孩子

第2章  为保命救孩子

楚焰递上佩刀,明晃晃的刀身泛着寒光,夜煌不带迟疑,挥刀就要剁了她的手。

白引歌惶恐的叫停,她可是医生,没了手要怎么做手术救人!

原主是无辜的,有人要借刀杀人,原主不小心成了别人手中的利刃。

“解药交出来,白引歌,这是你最后活命的机会。别以为太后是你的靠山,本王就不能奈你何!你谋害王孙在先,试图毒害本王在后,本王将你就地正法名正言顺!!!”

小郡王不停的在呕吐,夜煌如同冷锐的猎豹眯了眯溢满危险的眼,将剑擦着白引歌的脸颊插入她的耳旁地面。

白引歌的脸被割出一条血痕,心有余悸的瘫在地上,胸口剧烈欺负,心脏快要跳出胸腔。

夜煌去到平儿身边,一点也不嫌弃,将平躺着呕吐的他抱起,拿出方帕给他擦了嘴脸,再微微侧过他娇小的身子,让他不至于因无法动身体被自己的呕吐物掩住口鼻。

他动作轻柔的为平儿拍着背,看向白引歌的眼神却又冷又毒,如同一条盘桓的毒蟒,随时能将她一口吞下。

“救可以,我要你们全部出去!”

白引歌吃痛的坐起,揉了揉被践踏的手掌,在心底分析了一下当下的情况,强势的提出要求。

她没有解药,但有本事能救人,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夜煌不会信她。

这是她唯一自救的机会。

哪怕会背上下毒的恶名,但看夜煌颇忌惮太后,而原主似乎和太后亲厚,小朋友没事了,总能留她一命。

来日方长,她现在很乱,需要时间沉淀,然后调查真相。

“……”

夜煌鹰隼般的眸,带着凌迟的寒光投放到白引歌的身上。

她还敢提条件?

接触到如有实质般割挠身心的寒芒,白引歌浑身肌肉绷紧,艰涩的咽下一口唾沫,跟他硬钢,“只有我能救他,你没得选!”

她斟酌词句,没言明自己的救法,为的是日后能澄清。

她不想当恶人,现实逼得她不得不这么做。

夜煌抱着孩子的手握成拳,剑眉轻拧,声音冷的如同两两相触的冰山,“你威胁本王?”

“你觉得是就是吧,现在什么都没有人命重要,旁的都可以押后再说。你出去,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平安无事的侄子。”

察觉自己语气偏重,现在硬碰硬她吃亏,白引歌跟着补充了一句。

不出去,耽误了救治的黄金时间,就算杀了她孩子也活不了啊!

白引歌实在受不了这种上位者散发出的无形威压,就像是一座庞然巨山压在肩头,让她直不起头背,心又烦又乱。

变相的医闹,是她最头疼,最不擅长应付的。

夜煌摒着气,觉得面前的白引歌跟往日大不同了。

以前的白引歌,在他的面前是唯唯诺诺,就怕他有一丝不悦,何曾敢给他甩脸子,还一脸不耐烦?

撕破脸,不装了?

“楚焰,我们出去。”

事关小侄子性命,夜煌窝了一肚子火但不适合现在发作,大局为重。

他把呼吸急促,依旧昏沉的孩子放回了床上。

白引歌见自己的话起了效,刚要松口气,走到门口的夜煌忽的顿住脚步,阴鸷的回眸道,“若本王侄儿有损,白引歌,本王会叫你五马分尸,不得好死!”

一颗心卡在嗓子眼上,要上不上,要下下不去,白引歌被夜煌那狠戾的模样吓的抖了抖。

“要是在研究所就好了,食物中毒而已……”

医学研究所里有各种先进的医疗仪器和各品种的医药,还有很多处在试验阶段,但疗效巨好的药,能解决不少的医学难题。

可惜她还没来得及让它们面世。

白引歌见门终于合上,小声的呢喃一句,提了圆桌上的茶壶,再去梳妆台寻找可以压舌催吐的发簪。

走到铜镜面前,她被眼前的场景惊的呼吸一滞。

胸腔内似有万马奔腾,心脏嘭咚嘭咚的加速狂跳,几乎快要蹦出嗓子眼。

铜镜里出现的不是原主七窍流血的脸。

是她再熟悉不过,却可能再也回不去的医学研究所!

她的工作台上搁着催吐排泄的药,压舌板,补液盐,甚至还有洗胃机。隔着一面镜子,隔着两个世界,诡异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近到似乎一伸手,就能触摸到。

白引歌震惊万分,血液在血管里近乎沸腾,灼的她整个人轻颤起来。

这,这是跨越时空的思念?

她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想触碰镜面,又怕一碰就消散。

那是她再也回不去的家……

有她的家人,有她热爱的工作,有她的整个曾经。

葱白玉手颤了颤,热泪蜿蜒而下,悲悯的情绪一股脑涌上来:她死了,在那个世界再也没有她了。

手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冷不丁的穿透镜子,摸到某种微凉的玻璃瓶身。

白引歌整个怔住,如遭雷击,脑袋一片嗡鸣。

这质感……

她有些懵的拉开自己和铜镜的距离,清楚的看到自己前半截手没入了镜子里,捏着药瓶。

“能,能拿出来?”

惊讶的低呼,震惊程度不亚于青天白日见了鬼。

白引歌的手如同被烫到,本能一缩,出现在镜子里的补液盐,被她拿到了现实中。

她呆若木鸡的看着手里熟悉的物件,眼睛机械的眨了眨,脑子几乎死机。

另一只空着的手,不受控制的再去接触镜面。手穿过的瞬间,镜面荡起涟漪,但毫无阻碍,她又拿出了压舌板。

什么情况,她竟然能隔空取物?

不不,这么玄之又玄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她可是受唯物主义熏陶长大的……

可是,她都能魂穿重生,更玄幻的事凭什么就不能发生?

不管了,救人要紧。

强迫自己冷静,白引歌用最快的速度把东西全拿出来,再去到孩子的身边,轻柔的掀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瞳孔。

有些奇怪,呕吐之前还是放大的状态,吐完竟恢复正常了。

白引歌用虎口轻捏开孩子的嘴,用补液盐给他涑口。

转身准备拆压舌板的包装再催吐,身后传来一声细小的嘤咛,“苦……”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