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  

祖传神药

第4章  祖传神药

白引歌被太医拥簇着进了内室。

她有些懵,不明白太医的狂喜从何而来。

“皇上,齐王妃乃施圣医外孙女!施家人手一颗祖传的丹药,号称能活死人肉白骨,定能救太妃!”

认出她的太医跪在大顺帝面前,匍匐叩首,言语间溢满大喜。

坐在床边,身着明黄色秀真龙黄袍的大顺帝,紧握着齐太妃的手,任她的手指死死的抓挠他的手掌,抓到皮肉深深凹陷浸出了血痕,也没有松开。

闻言,他唰的站了起来,王者的威严气势瞬间迸发。经过岁月洗礼和沉淀的坚毅双眼有了亮色,“可是真的,齐王妃?”

半跪在齐太妃榻前,眼底闪烁着晶莹的夜煌也看向她,声音带了哽咽,“交出来,你要什么本王都给你!”

潜台词是可以饶她一命。

大顺帝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孝顺,欣慰的点点头,“朕亦允诺,给予你所愿!”

加诸天大的恩泽。

白引歌的视线进门后就黏在了不住抽搐的齐太妃身上,太医们为了防止她咬伤,嘴里塞了柔软的毛巾。

身体向外侧躺,头部倾斜,避免口中的液体流入气道,引起不适或窒息。

处置的很正确,想必也用了汤药……

“齐王妃?”

大顺帝见她视线在齐太妃身上,像是失了神,微蹙着眉头再唤了她一声。

这是不愿意,以沉默拒绝?

夜煌见她不应,觉得她实在狗胆包天,是在不要命的报复他。明知他是太妃养育大的,跟太妃感情最好,如今她见死不救,好叫他痛不欲生。

“白引歌!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夜煌站了起来,浑身散发出冷冽的杀意,拳头捏的咔咔作响,阴鸷的逼近白引歌,恨不得将白引歌抽筋扒皮。

她被夜煌的吼叫声惊回神,手立即伸向袖袋,惊慌不定的后退了一步,答道,“有的,父皇,引歌愿将丹药双手奉上!但这丹药的用法很奇特,不能有人在场……”

“退下,全部退下!”

见她权衡后还是决定献宝,大顺帝的脸色和缓不少,威严的屏退众人。

“齐王,你也与朕一起。”

待室内清空只剩他们三人,大顺帝深深的凝视了白引歌一眼,里面饱含深意。

白引歌朝他深深鞠了一躬,感谢他百分百的信任。

夜煌不肯离开,之前救平儿白引歌也用的这一招,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难道是解毒的同时再下毒,作为她的保命符,不然何故不能见人!

“父皇,皇祖母这边情况严峻,她一个弱女子恐应付不过来。儿臣守在屏风外,在她有需求的时候能第一时间上前,还请父皇恩准。”

夜煌双手抱拳,低头请准,眼角余光飘向白引歌,眼神阴鸷的令人不寒而栗。

一副“白引歌你敢拒绝就将你碎尸万段”的狠戾模样。

“这……”

大顺帝重信诺,有些为难的看向白引歌,将决定权交给她。

“谢王爷体恤。”

日后在齐王府抬头不见低头见,她不能不想退路,把他得罪狠了。

白引歌福身行礼,算是做了应答。

“朕等你的好消息!”

大顺帝眯了眯眼,郑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气势磅礴的走出去。

白引歌目送两人往外走的同时,看了看寝殿摆放铜镜的位置,在床的西南方。

她看向镜子,镜面里已经出现了她需要的安定。

这也是她临危不乱的原因。

只要过去取出来……不被夜煌发现,再注入齐太妃的静脉……

猫着腰垫着脚往梳妆台去,手刚要碰到镜面,身后的远处响起一道冷意深深的喝止声,“白引歌,你不赶紧喂药,你在做什么!”

白引歌被吓的汗毛直立,手僵在了原地。

“我……”

嘭咚,嘭咚,血液一股脑的往心脏倒灌,心脏超了负荷快要爆炸。

被看到了!

他本就怀疑她,如今见她行为诡异,要是唤来皇帝,她生机将断!

眼角余光看到桌面上的手持铜镜,她顿时喜出望外的拿起来,“我来拿我需要的东西!王爷的家莫不是在五湖四海,不然何以管的这么宽?”

属鳖的吧!

看着小镜子里的实验室,她心情瞬间大好,忍不住怼夜煌一句。

说完,背对夜煌,白引歌拿出静脉注射器吸了安定,以身体作为遮挡,压着齐太妃的手臂注入。

夜煌透过屏风,看里面不太真切。

他始终心有不安,按捺不住身轻如燕的飞上横梁,再居高临下的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她敢有多余的暗害动作,他要她死!

身子甫一站稳,正好瞥见白引歌将泛着寒光的锐利长针从齐太妃体内抽出。

夜煌怒不可遏,急速飞掠而下,重重的一掌打在她的后背,恶狠狠的吼道,“居心不良,白引歌,你其罪当诛!!!”

白引歌冷不丁的被夜煌用了十成十的力气重击,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整个人站不稳往齐太妃的身上倒去。

疼,五脏六腑像是被震裂了一般的疼。

大顺帝一直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屋内的动静,觉察到不对劲,他快速开门进屋。

夜煌揪住白引歌的后衣领,刚把她提起来,大顺帝就急匆匆的走到他的面前。

“父皇,这个毒妇试图谋害皇祖母,儿臣这就将她拖出去就地正法!”

夜煌怒发冲冠,俊美无俦的五官微微扭曲,但依旧妖孽惑人。

他恨不能当场将她活活掐死。

但不能在皇祖母的房间,也不能在父皇面前,晦气!

大顺帝的视线触及黄锦背上的血液,以及跌落在地的眼生的针管,他的眸色一瞬黯淡下去,声音变得严厉,“怎么回事,齐王妃?”

哪怕证据摆在眼前,皇帝还是给了她辩解的机会。

这便是一代帝王的气度。

白引歌后背巨疼,抽气都疼,但她咬牙忍下,小声的解释,“这便是外面人口相传的施家神丹的真相。因为特殊,所以不能被人看见。不然遇上齐王这样勇武的,施家人丁再兴旺,都会被早早灭族。”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她似在笑谈,嘴角的笑容却比黄连还苦。

在古代救个人太难了,哪有在现代单纯。

白引歌越发想念曾经的世界,越想就越觉得委屈,但已经回不去了。

万里长征,她才迈出第一步,不能退缩。

她往旁边挪了挪,让大顺帝和那有被迫害妄想症的王爷看齐太妃,安定入体不过三十秒,她的身子逐渐平息,不再抽搐。

此时安静的像在熟睡。

夜煌明显瞳孔一缩,用的真是神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