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  

白莲花的选择

第5章  白莲花的选择

大顺帝脸色立马和缓,喜出望外的坐到塌边,轻柔的执起齐太妃的手,确定她还好。

“可能根治?”

在所有太医都说不行,白引歌力挽狂澜后,大顺帝对这传说的神药寄予了厚望。

白引歌不忍心伤害做儿子的期盼母亲大好的心,但她不能瞎保证,在古代说错话是要被杀头的!

“回父皇,只是缓解症状。若要医治,还得请一直诊疗太妃的太医进来一趟。儿媳不敢保证治疗效果,但愿殚精竭虑一试!”

万分之一的可能,她都会全力以赴。

看她满眼坚定,大顺帝连连点头,“好,好!治好太妃,朕自有重赏!传陈太医,姜太医!”

“皇上,燕王携眷求见。”

宣旨的李公公出去不止带进了两位太医,还带来了别的消息。

白引歌忙着询问齐太妃的病史,夜煌芒刺在背的狠戾视线一直傍身,直到燕王带着他的家眷入内。

刚要松一口气,就听到一道熟悉的软糯声音向大顺帝请安。

“凤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内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射到她的身上。

白引歌以为她最震惊——燕王是皇子里最年长的,近几年议亲他或直接或委婉的拒绝,身边近身伺候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小厮,外界一度谣传他不成婚是喜好龙阳。

可如今,他带着白凤玉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大顺帝面前,在这敏感时期,就是向众人宣誓白凤玉是他认定的妻。

这……大型挖墙脚现场啊!

白引歌有些幸灾乐祸的看向夜煌,让他那么残酷的对原主和她,报应来了。

夜煌眸色暗沉的如同暴风雨来之前的诡异宁静,浑身肌肉绷紧,呼吸几乎停滞。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温婉美丽的白凤玉,似要把眼珠子黏在她身上。

她却目视前方,没有看他一眼。

哪怕一记扫眼都没有。

“燕王,这是定下来了?”

大顺帝让白凤玉平身,一件接一件的喜事出现,他忍不住唇角微扬,上下打量白凤玉,想知道她哪里特别,能够收复他最叛逆的长子的心。

今日的白凤玉身着一身谪仙白长裙,裙尾绣淡蓝色兰花。梳着垂发分肖髻,耳着纯银流苏蝴蝶耳环,头上只别了一串淡黄色的绒花。

整个人清丽的如同仙子下凡,气质卓越。

大顺帝一开口,她娇羞的低下头,燕王拉着她的手跪下,“回父皇,皇祖母平日最担心的就是儿臣的婚事,以前是儿臣混账,今日特携未来的燕王妃来看望皇祖母,还请父皇赐婚,让皇祖母放心。”

两人整齐的叩头,似恩爱无疑。

“不行!”

夜煌听到这,再也按捺不住,三步作两走到大顺帝的面前,嘭的与他们同跪,“父皇,凤玉是儿臣一生挚爱,因为一些原因未能迎娶……”

说到罪魁祸首,他愤恨的瞪了白引歌一眼,准备和盘托出。

本来这一夜,他就打算把一切公之于众,明日再去找白凤玉告诉她最大的阻碍已解除,便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没想到今夜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聚!

今日白天见面的时候还好好的,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白引歌顶……”

“四弟,你即知不能迎娶已是亏欠,现下还要阻碍凤玉幸福?”

燕王夜旭从地上抬起头,极度不悦的打断夜煌,眉眼间染了浓厚的寒霜,“君子,不强人所难,不夺人所好!”

四目相对,两两相较,一人眼底燃火,一人眸底结冰,周遭的气压变的极低。

大顺帝的目光在两个儿子身上游弋,最后落在了白凤玉的身上。

他就觉得夜煌刚才的表现有古怪。

明明娶的是心爱之人,何以能对白引歌下那么重的手。

他知临西候府上有京都第一美人“白引歌”,才华横溢,恰好白凤玉也姓白,联系起来一想……

心思通透的大顺帝从弯弯绕绕中理出头绪,冷厉的震住两子,“你们是要为了一个女人,在朕的面前兄弟互撕?”

“父皇,儿臣不敢!这件事凤玉是当事人,儿臣将选择权交给她。若她愿做四弟侧妃,儿臣定当成全!”

燕王诚惶诚恐的叩头请罪。

白凤玉跟着叩首,陈情,“皇上,是凤玉的错。凤玉曾与齐王殿下有过情意,但早在齐王殿下成婚前夕就已经划清界限。如今幸得燕王垂爱,愿与他携手共白头,一同孝敬族亲长辈。”

势要跟燕王站在一边,白凤玉的话无异于当场啪啪打脸夜煌。

白引歌看到他的脸因极度隐忍绷到快裂开,他拳头紧握,额前和脖子上的粗筋绷的根根分明。

他没想到自己深爱的白莲花会这样对他吧?

白凤玉还是一如既往地虚伪啊,当初威胁原主的时候,字字句句邪恶的如同来至地府的恶鬼,面上却温善纯良。

“齐王手已废,登不上大宝,我会让父亲请求赐婚,自是为了博得美名,你以为我会嫁?”

“这事只能烦劳姐姐了,姐姐若不肯嫁,那妹妹便嫁过去,一日一喂会上瘾的慢性毒药,一点点的亏损齐王的身子,再让他沦为妹妹的裙下狗。”

“到时候,妹妹再让他抬姐姐进门,全了姐姐的爱慕之情。日日折磨姐姐的身心,用刀在你身上刻满他的名讳。啊,最好让你们诞下一个身怀毒素的孩儿,生一个死一个,生两个死一双,姐姐觉得这主意可妙?”

白引歌回想起来都觉得骨子里发寒,能说出这种话的女人,怎么可能真的喜欢夜煌!

搞不好某傻子还觉得她这么说是有苦衷的……

“凤玉,你可想清楚,你现下做的决定经过深思熟虑,并没有被胁迫,而是自主自愿?”

夜煌目光如炬的看向白凤玉,沉稳中透着可靠,伟岸的如同巍峨巨山。他的潜台词很明显,有他在,她若真的有顾虑,他都能给她扛下来。

“臣女,臣女……”

白凤玉湿漉漉的大眼睛瞬间蕴满晶莹,楚楚可怜,似有话要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燕王闻言大为火光,没想到夜煌到了这节骨眼上还要做垂死挣扎,觉得他是在咄咄逼人。

“四弟,凤玉既已选择,君子就该成人之美,不要失了男人风度和皇家脸面!”

白引歌看到大顺帝的脸色一凛,浑身溢出冷冽寒意,觉得白凤玉要完。

“白家嫡女白引歌与齐王夜煌情投意合,特请赐婚,临西候的原话,朕还记得。”

白引歌已经嫁给了夜煌,现在又冒出一个白凤玉跟夜煌曾有情意。

“临西候好大的胆子,竟敢狸猫换太子!来人,把这白凤玉给朕拖下去仗责二十,敢在朕的皇子中间搅事,严惩不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