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女神的战神狂婿  >  

再见只为相见

第1章  再见只为相见

机场。

十几辆劳斯莱斯幻影开到一架私人飞机旁边,一字排开,车门打开,下来几十个身穿黑色西服男人。

一辆限量版劳斯莱斯幻影缓缓停在飞机登机口,车上下来一个年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唰!

所有人全部站直身体,“龙王好!”

纪飞未说话,抬眼看向私人飞机。

黑色西服男人们感觉喉咙发紧,衣服扣发紧,全身流汗。

为首男子上前躬身,汇报道:“李若汐父亲李柏杨尿毒症肾坏死,需要移植,一百万治疗费。”

“李扶风逼迫李若汐嫁给金陵彬,李家计划用彩礼钱出这笔治疗费。”

“明天在宁海大酒店组织订婚仪式,表面钱货两清。但据说金陵彬与李扶风计划一夜后将李若汐退婚,人财两空,彻底赶出李家。”

……

介绍完毕,男子被纪飞强大怒意压迫,额头布满汗珠,恭恭敬敬站直身体。

纪飞开口,“李扶风想死!”

带头男人身体一激灵,立即站直,身后黑色西服男人脸上全部露出战意。

“龙王纪飞跟现在纪飞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要回宁海,让李若汐一年后成为世界第一女人,你们走吧!”

就在众人等待发号施令的时候,纪飞语气一缓。

“龙王……”

“不要再劝,我已经不是龙王纪飞。”

狂暴杀气,瞬间笼罩。

现场安静,莫敢不从。

纪飞登上飞机,众人仿佛才像冰封解冻,衣服后背湿透。

龙王纪飞一怒,尸山血海,谁能不怕?

纪飞拨打一个电话。“强子,掌握李扶风明天宁海大酒店订婚仪式,给我安排保安身份。”

啪!

纪飞挂断电话。

手中把玩着一把削铅笔的小刀,思绪回到十五年前。

那是小学二年级的课堂上,突然冲进来五六个凶汉,对着自己就是一顿暴打,接着离去。

八岁的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梳着马尾辫的同桌李若汐抱着他痛哭,家里老管家带来噩耗——

纪家破产,父母跳楼。

八岁的他当场吓傻,老管家抱起他逃命,李若汐将削铅笔的刀塞进纪飞兜里。

这是一个孩子唯一能够想到的自我保护方法。

他和管家被抓,是这把小刀隔断绳子救了他们的命。

纪飞被神秘人救走。

后来,他全世界执行任务,这把小刀曾经替他挡住了射向心脏的子弹。

十年后,当他第一次出现,宁海商界大洗牌,十多个富商一夜破产,全家跳楼。

五年后,他的名字震颤世界——

战神龙王!

如今——

家仇报,仇怨消。

神秘人,情义还。

唯一剩下的就是——

李若汐的情。

纪飞将小刀收起,目光看向车外——

我回来了。

宁海大酒店,顶楼宴会大厅非常热闹。

宁海市二流家族李家,要在这里给孙女李若汐订婚。

订婚原因,接收彩礼,筹集一百万,给父亲李柏杨治病。

订婚对象,宁海市金陵彬,金家大少,引来不少人关注。

酒店角落里,地上躺着一个身体虚弱,骨瘦如柴的男人,呼吸都是上气不接下气。

他就是李若汐父亲李柏杨,李家二儿子,李氏集团打江山的人。

只可惜,他没有李世民玄武门之变的魄力和好运,这些年为了李家操碎心,喝坏身体,累成尿毒症,眼看李家继承人就要变成大哥李柏力。

旁边站着两个女人,中年女人江晴是他老婆,此刻哭哭啼啼。

年轻女人李若汐,就是今天这场订婚仪式的主角。

她没有哭泣,但眼圈红肿,已经在失望中绝望,彻底哭干眼泪。

“他们简直就不是人,自己儿子不救,还要毁了我们女儿的幸福,根本就没安好心,就是想要把我们赶出李家。”

什么订婚嫁入金家,什么千万订婚彩礼,都是谎言。

江晴打死都不会相信他们有这好心。

李家发展到今天,其实只用了五年时间。

五年前,李家就是一个小作坊,是李柏杨从宁海银行突然得到一笔贷款,然后开始投资发家。

“也许家里现在真的拿不出这一百万,否则不会的。”

李柏杨虚弱的挤出一句话。

江晴差点儿背过气,“李柏杨,你傻了这么多年,到现在还看不清他们的目的吗?他们就是想要逼死女儿,逼死我们全家。”

“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傻子?”

“你过去要是有一点儿心眼,能把身体累垮,能把家里积蓄用在公司吗?”

她过去,从不抱怨,知道李柏杨是孝子,心中有“大家”格局,但现在彻底绝望。

想到订婚对象金陵彬,那就是花花大少,据说每天晚上都会换几个女人,玩过的女人与穿过的衣服差不多一样多。

嫁给这种男人,不始乱终弃就怪了。

始乱终弃,那时不仅女儿被毁,他们更会成为宁海市笑话。

“妈,别责备爸了,这都是命。”

李若汐精致脸上,露出凄美笑容。

“若汐,我和你爸死了都不要紧,我是担心你被始乱终弃,一辈子被毁掉。”

李若汐干涩的眼睛,终于流出两滴眼泪,她岂能不知道?

酒店大堂内灯光璀璨,笑声此起彼伏,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三个人的哭泣和对话。

“恭喜李少,以后金少都要喊你大舅哥了。”

“攀上金家,李家以后将会更上一层楼。”

“李少,身上缺挂件不,我现在准备抱你大腿。”

众人对着眼前一个二十多岁,西装革履,头发油光锃亮,满脸笑容,三角眼都要笑成线的男人恭维着。

他就是今天订婚仪式,负责张罗的人,也是这场订婚的牵线者李扶风,李若汐堂哥。

“感谢各位光临,大家一定要尽情吃好喝好,改天我和金少宴请大家。”

“李少豪气!”

赞美声再次响起。

李扶风与众人打过招呼,朝着角落走来,他知道李若汐一家三口在这里。

人未到,听到哭声,眉头紧锁。“你们哭什么哭?哭丧啊?该死的还没咽气就开哭。”

越说越来气,上前对着重病的李柏杨肾脏位置就是一脚,“你怎么不马上死呢?”

江晴上前想要阻止,被李扶风直接扯住头发拉住,啪啪就是两个巴掌,“你找死是吗?我告诉你,你女儿今天要是不能哄金少开心,我就让她臭名昭著,成为宁海市第一笑话。”

“李扶风,你住手?”李若汐上前。

咚!

李扶风一脚踢在李若汐的小腹,“滚!马上给我笑着出去迎客。”

李若汐刚刚流泪的眼睛,此刻眼泪都没有,甚至连叫声都没有发出。

心拔凉!

“我去!”

说完,朝着窗户边的方向走了几步。

突然停住脚步,转身看向父母,“爸妈,我无能,你们把我的器官卖了,给我父亲治病吧!”

“若汐……”江晴和李柏杨大喊。

“再见了!”

李若汐说完,快步跑到窗边,直接头朝下,纵身跳了下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