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女神的战神狂婿  >  

被赐婚

第2章  被赐婚

“救命啊!”

“我女儿跳楼了!”

江晴疯一般的向外跑去。

宴会大厅门口,保安打扮的纪飞,听到喊声,疯狂向外跑去。

宴会大厅出现一片混乱,刚有人要动,李扶风声音响起,“大家继续,不要少了兴,死了更好!”

说完,不急不缓的向外走去。

现场瞬间恢复正常,甚至有人发出笑声。

李家的心思和目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啊……

李柏杨从角落边,一边低呼,一边朝着门口爬去。

“狗!这是哪里来的狗?”

哈哈……

宾客嘲讽讥笑声此起彼伏。

宁海大酒店一共有四十九层,始建于五年前,今年刚刚建成,订婚仪式在顶楼。

李若汐从四十九楼跳下时,风一吹,瞬间清醒过来。

不过,她没有害怕,相反有种解脱。

嫁给金陵彬就是魔鬼,若是在与死亡之间选择一个,无疑就是后者。

李若汐张开双臂,自然下落。

她觉得自己解脱了。

此刻,步梯上,纪飞就像一阵旋风般从扶手上滑下,快如闪电,留下残影。

砰砰砰!

在门口,身影撞飞七八个人,飞奔出去。

坠落的李若汐,距离地面不到三层楼。

李若汐紧闭的双眼,已经在想象成为肉饼的那一瞬间。

纪飞就像是流星一般冲到李若汐近前,猛地跃起。

啪!

一掌打在李若汐的身体,原本急速掉下的身体,朝着远方横向漂移。

啊……

李若汐发出一声惊叫。

当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纪飞冲到近前,直接张开双臂将她抱进怀中。

标准公主抱。

不过——

此刻李若汐没有任何浪漫,反而充满怒火。

啪!

连眼前的身影都没有看清,反手就是一个清脆嘴巴。“为什么救我?让我死!”

怒吼声在酒店院内回响。

纪飞脸上肌肉一阵抖动,这要是敌人,此刻恐怕已经死百十遍。

可是面对李若汐,他懂她的痛。

“我是保安!”

平静如水。

“若汐……”

江晴赶到,疯一般痛哭扑过来。

李若汐挣脱纪飞,跳到地上。“妈!对不起,我……”

啪!

突然一声清脆嘴巴声传来,须发洁白的爷爷李国强,左手手中拿着两个价值几百万的文玩核桃,右手缓缓放了下来。

他刚刚恰好到达,看到李若汐跳楼被纪飞接住,怒火爆发。

“不孝的丫头,竟然敢跳楼自杀!”

啪!

对着李若汐又是一巴掌。

“真是气死我了!”

李国强说完,手再次举起。

啪!

举起的手被纪飞抓在手中。

刚刚李国强突然出手,他没有想到。

毕竟是爷爷!

怎么能打孙女?

如今——

决不允许再打!

“你是什么人?”

李国强眼睛瞪得像鸡蛋。

“我是救了李若汐命的人!”

“贱命!何须你这个贱人救,我……”

“爸,我,我求你了,不要逼若汐了,我的病不治了。”

李柏杨从楼梯上滚下来,满身是血,爬到近前,趴在地上,脑袋不停的咚咚撞地。

鼻口窜血。

无比凄惨。

“爸!求你放过我们家吧,我们不治病了!”

江晴扑通一声,跪在李国强面前,开口哀求。

“病不治了?不嫁了?金少的脸都被你们给打光了。”李扶风声音传来。

咚!

抬腿对着李柏杨又是一脚,“赶紧死去!”

纪飞牙齿紧咬,恨不得直接把这些人杀死。

不过,最后忍住了。

他此刻还不能够展现强势,那样李若汐一家肯定会被震撼,自己想要照顾李若汐一家的愿望就无法实现。

哼!

李国强用力把手从纪飞手中挣脱,看向一身保安制服的纪飞,“你既然舍命救了李若汐的命,那我就成全你们。”

“爸……”

“爷爷……”

江晴和李若汐同时惊恐大喊出来,担心报复纪飞。

毕竟人家救了自己。

李国强看向李若汐,“既然金少这种好男人你不要,那我就给找个更好的男人。”

李若汐心提到嗓子眼,知道是反话,露出绝望。

李扶风则眼前一亮,明白爷爷意思。

“小伙子,我把李若汐嫁给你,反给你一百万如何?”

啊?

纪飞就是一愣,看向李国强,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

惊喜。

他回来是想要报答李若汐,但没想过能够娶到李若汐,如同做梦。

李若汐看到纪飞惊喜,目光落在保安服上,眼底一黑,差点儿当场背过气——

彻底绝望。

“恭喜李家主。”

“李家主真是慧眼识才。”

“李家得到这样优秀孙女婿,将来一定会鹏程万里,哈哈……”

赤裸裸的嘲讽,此起彼伏。

李扶风已经乐开花,“堂妹,恭喜你找到如意郎君,能够把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救下来,多么优秀啊!”

一看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货。

优秀二字故意加重,满满都是讥笑。

李若汐看着爷爷,满脸苦涩。

李国强叹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操碎心,这回好了。”

李扶风急忙开口,“爷爷,我现在就找人给他们办理结婚证。”

说完,不等同意,立即拨打电话。

李若汐就像是在梦中。

看着纪飞木呆的模样,心如死灰。

一个小时后,结婚证办完,李若汐一家被扔在楼下无人问津,李国强等人返回酒店顶楼开始热烈庆祝。

只是,这个庆祝所有人都知道——

李柏杨一家彻底完了。

虽然李若汐没有嫁给金陵彬被始乱终弃,但嫁给一个保安,还不如始乱终弃。

李若汐呆呆站在原地,眼里一滴泪都没有,哀大莫过于心死。

她大学毕业进入李家公司工作,一年多来,业绩突出,本来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结果父亲病倒。

李扶风和父亲李柏力夺权,将父亲赶回家,接着不给钱治病。

爷爷李国强的心思很简单,偌大的李家家业,不能被外姓人夺得,自然同意李柏力父子想法。

纵使他们无力竞争,但也要被赶走。

现在,他们无法抗争。

李若汐很无助,她知道,现在开始,她有个保安上门丈夫的事情,恐怕会传遍宁海市,成为茶余饭后谈资。

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仿佛被掏空。

江晴抱着已经几乎昏迷的丈夫,泣不成声。

纪飞站在旁边,一手拿着结婚证红本,一手拿着一百万支票。

李若汐看着纪飞,面无表情,他救了她。

可她一个天之骄女,嫁给一个保安?

心如刀割。

沙哑开口,“不怪你!”

纪飞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观察李若汐,虽然生活艰难,但依然那么善良。

舍命救爸爸,这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先治病救人!”

纪飞将支票递给李若汐。

李若汐当场愣住,本以为纪飞是为了钱,没想到他竟然——

拿钱给父亲治病。

江晴也是一愣。

纪飞上前,抱起李柏杨,大步流星离开。

散去的人群中,有个远远观看的人,听得清清楚楚,立即掏出手机拨打电话汇报。

宁海大酒店,金陵彬刚刚从女人的肚皮上爬下来,“不做我的女人,宁海市没有一家医院会给李柏杨治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