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腹黑总裁心尖宠(顾卿歌陆长霆)  >  

回归的礼物

第3章  回归的礼物

苏岐想要伸手去揽顾卿歌,却被她下意识的躲了开来,“我有点不舒服,你还是先坐回去吧!”

顾卿歌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样会让苏岐起疑心,可是要她装作从前天真的样子对待苏岐,她更做不到。

“卿歌,你怎么……”苏岐正要说话,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的,赫然是个雅字。

苏岐心中一紧,下意识的把手机握在了手里,紧张的朝着顾卿歌看了过去。

好在她刚才只顾着手里的红酒,应该没有看到什么。

“是谁的电话?”顾卿歌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她当然看见了那个字,不过是不想拆穿苏岐罢了。

“公司,公司的事情,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苏岐深知,以江雅雅的性格,如果现在挂断,她只会契而不舍的打来,倒不如接了干脆。

匆匆站起身来,苏岐安抚似的在顾卿歌头上印下了一吻,便匆匆往洗手间去了。

顾卿歌躲闪不及被他亲个正着,立刻嫌恶的搓起了额头来,实在晦气。

苏岐已经接起了电话……

“你不知道我和顾卿歌在一起吗?怎么非挑这种时候打来?”

苏岐刚才在顾卿歌那里憋了不小的气,现在倒是朝着江雅雅撒了出来。

“对不起阿岐,我还以为你已经结束了。”

江雅雅眼中划过一丝狠戾,却仍是柔声细语的回道。

被她这样一回,苏岐心中倒是有些愧疚了,毕竟江雅雅一向温柔,才不像顾卿歌那样大小姐脾气,语气也软了下来。

苏岐回来时,顾卿歌已经放好东西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了,见他回来,勉强挤了几分笑意出来。

“之前你不是告诉我给我准备了回国的礼物吗?东西呢?”

苏岐伸手往背包里摸索过去,好在他早有准备,几天前就买了条项链回来。

“这是我专门为你选的。”

苏岐将东西拿出来,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那项链盒下面,赫然坠着条什么滑溜的东西!

苏岐心中一跳,下意识的要收回来,却被顾卿歌抓住了胳膊。

“这是什么?!”

顾卿歌满是厌恶的问道,只见那项链盒子的一角,还夹着一个用过的杜蕾斯和粘在一起的包装袋,更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气味附着其上。

“不是,你,你听我解释!”苏岐已经彻底慌了阵脚,将那东西扔到了一旁道。

不为别的,只为这东西确实是他昨天和江雅雅用的一样,苏岐只以为是自己装东西时带了进去,自然是心慌至极。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真是恶心!”顾卿歌的眼圈已经红了起来,这模样倒是她装出来的。

惊怒交加之下,顾卿歌一把挣脱了苏岐抓着自己的手,将红酒尽数泼在了他的脸上。

这边的动静不小,一旁的客人们纷纷侧目,有些直性子的已经对这苏岐骂了起来。

“不是的卿歌,这真的是误会。”苏岐强忍着面上的狼狈解释道。

“误会?你告诉我这是什么误会?难道这东西不是你和别人用的?”

顾卿歌又被苏岐抓着不能离开,索性一巴掌打了回去,才算是稍稍解气。

苏岐被她打蒙了愣在原地,顾卿歌才抓住机会径直离开了来。

“卿歌,卿歌你等等我!”

苏岐匆匆擦了身上的红酒,就要朝着顾卿歌追去,仓皇间却正撞上了旁边的桌子。

一时间兵荒马乱,苏岐被匆匆赶来的服务生拦下赔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卿歌消失在门外。

“上车。”

乔景娴早在外面守候多时了,安家五代才有了她这一个女儿,自然是千娇百爱的,她现在已是影视群当红天后,又有安家全力护着,连跑车都专门挑了张扬的红色。

一见顾卿歌出来,她便开车迎了上来,两人潇洒离去。

江雅雅听到消息赶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不得不的说,她虽然行事不善,对苏岐倒是真的用心。

“阿歧?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匆匆帮苏岐结清了赔款,江雅雅有些心疼的问道。

苏岐面色阴沉,头上和衬衣上都是猩红的红酒,不难猜出是顾卿歌的杰作。

会所众人算是看够了他的笑话,再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刻,苏岐拉着江雅雅出了会所。

“顾卿歌知道了我们的事情,现在已经完全不相信我了。”苏岐一向爱重面子,今天被顾卿歌弄成这样,语气越发阴森。

“她知道了?”江雅雅眼底的欣喜被她掩饰得极好。

在江雅雅看来,顾卿歌就是个蠢笨的草包,就算她知道了两人的事情,也翻不出什么水花来,反倒给了她和苏岐公开的机会……

“既然如此,倒不如彻底毁了她,不如……”江雅雅压低了声音说道。

“不行!”

苏岐却干脆的拒绝了她,纵然顾卿歌再有不对,可也到底是他的女朋友,又是那样的绝色,他还没碰过她一次,自然不会按江雅雅的主意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去。

“你还是这么在意她!”江雅雅语中满是怨愤,顾卿歌到底有哪点好,让苏岐这样护着他?

江雅雅自然没那么好骗,只是背过身去,不再理他,却被后者温柔的揽进了怀中,“雅雅,我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跟顾卿歌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难道你还不信我吗?”

“信信信,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我帮你便是。”江雅雅说得委曲求全,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打算……

只要顾卿歌喝下她下的药,到时是被送到哪个的床上,还不是她一人说了算?

这两人的打算,顾卿歌自然是不知道的,她正接到父亲顾远的电话。

“卿歌,你不是一直都想来江蓠市读书吗,爸爸给你申请了江蓠大学的名额。”

顾远对她这个私生女一直都避而不见,把她丢在乡下十几年不闻不问的,怎会突然如此好心,这让顾卿歌狐疑。

“爸,你怎么会突然让我区江蓠市啊?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对于这个丝毫没有感情的爸爸,她还是保留几分尊敬,谁让他是除了母亲外唯一的至亲了。

电话那边的顾远尴尬一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